料青山,看我应如是 - 艺术观点 - 王贵华艺术家官网
<%=vtitle%>新闻动态

料青山,看我应如是

时间:2012-1-20  分类:艺术观点  关键词:无  来源:不详 
 

料青山,看我应如是

料青山,看我应如是
——读北方山水画家王贵华的章节
/白德成
    侏罗纪与白垩纪之间的约1.37亿年前,我们的脚下突然涌动起来。一座大山缓缓地隆起,最后以海拔2116米的姿势傲视群峰,俯瞰华北平原。这就是著名的燕山造山运动。随后,在燕山南面的遥远处,另一次更强烈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,把中国的板块重新塑造,青山重排列,沧海变桑田。无数的奇峰峻岭、嶙峋怪石,伴随着飞湍瀑布、雾霭云岫,而让这片大地变得无比生动起来。这就是中国南北山水的由来。
    江山多娇,文人多情。而中国的文人又普遍对山水有着无以名状的崇拜与寄托。孔子以他的大智慧最早提出了“仁者爱山,智者爱水”的准确论断,认为一切仁善的心灵、一切智慧的心思都隐匿于山水之中。于是,在对山水敬畏的驱使下,在对自身品行审视的作用下,勾皴点染地把大量的浓墨淡彩都泼向了山水。这也就是南北山水画的由来。
    中国山水画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已经发展起来,五代以前,因为政治文化中心位置的决定,文学艺术形式都受“魏晋风骨”的影响。山水都以北方山水为主,石崖嶙峋裸露,多苍茫旷远。自元代以后,中国的山水画体例趋于完整,无论是金碧山水、水墨山水、写意山水,主要表现的是以江、浙、闽、皖为中心的江南景观,形态上追求的是瘦山剩水的俊秀,气势上追求的是峭岩危崖的奇丽,韵味上追求的是飞瀑如练的清雅。明清以后,无论是智者和仁者,无不徜徉在这种传统的山水技法中,可居可游、可吟可咏地沉迷不已。近当代的大师们,诸如黄宾虹的惊世骇俗的黑、密、厚、重的山水画法,他追求的神、逸、妙、能的画品所历练的山水峰峦,草木华滋无不是江浙氛围的山水。即使是画遍祖国山川的李可染,屡下江南,谈访名山奇水,探索“光”与“墨”的变幻,形成了黑、满、崛、涩的艺术风格,毫无疑问,他同样瞩目的是江南的山水。再如创造出高华健拔的气势、幽美清远韵味的山水画大家陆俨少,同样是以江南的景观罗诸笔墨。
    身为北方人,常常感叹北方的山峦雄浑而无峻奇,峰峦高远而无幽深,岩石裸露而无修竹,山岭浑圆而无飞瀑……北方的山水画家,从古至今最先领略的大都是南方景观的山水,临摹的也都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不小心的南方遗存。多少年了,北派山水的粗狂与飘逸并存的气势、刚健与雄浑比肩的骨骼、风度雄魄与冷峻神奇的韵味,一如过眼尘烟般弥散了。都说时势造英雄,由此推断:是不是锦绣的山河格外垂青江南的山水画大师?还是山水画大师格外垂青江南山河的锦绣?
    因此,我认识了专攻北方山水画的画家王贵华。
    王贵华生长在燕山脚下,滦水之畔。弱冠即染濡墨,在燕山大地的余震中爬起来时,手中紧握的是一支画笔,从此再没有放下。我以为,天生刘伶,是为尝酒;燕降贵华,是为写山。 而且他写的是北方的大山,写的是北方大山的气韵!